两人寻了座凉亭坐下,等到下人来上了一壶茶之后,薛潜给顾泯倒了杯茶水,看着热雾升腾,这才开门见山道:“顾掌教不是不想动薛家,实际上若不是碍于局势,顾掌教只怕会给薛家两个选择。”

薛潜看着顾泯,轻声道:“要么离开清水城,要么死。”

顾泯端起茶杯,平淡道:“薛道友言重了。”

薛潜笑了笑,自顾自说道:“顾掌教承认与否,其实都不重要,薛家自己知晓,对于薛家来说,和顾掌教这等天纵英才,自然是不可结仇的。”

顾泯喝了口茶,依旧不说话。

薛潜苦笑道:“顾掌教要是还如此一言不发,那薛某之后的话,真的都说不出来什么了。”

顾泯这才放下茶杯,平静道:“既然薛家有买卖要做,何不开诚布公?试探我的底线,我觉得没什么必要,我是个什么样的人,想来薛道友也很清楚了。”

顾泯是个什么样的人,薛潜当然很清楚,这个天骄榜榜首,不仅是当世最为了不起的年轻人,更是一座仙山的掌教,是在窥视天下,有着极大志向的大人物。

薛潜想了想,终于决定将心中的话都说出来,“燕北庭不知进退,所以死在顾掌教剑下,但薛家早就有脱离天青山之想,不过一直蛰伏,在等待时机罢了,顾掌教如今来到清水城中,薛家有所想法,可替寒山做些事情,这笔买卖,能让薛家真正在清水城立足,从今日起,成为独立的世家,而寒山也许能彻底接手清水城,将此处打造成为寒山屏障。”

薛潜盯着顾泯一字一句的说道:“顾掌教不止是只想要一座清水城,薛家也不会只是想要脱离天青山,所以今日只是开始,以后气象如何,也未能可知啊。”

顾泯开始认真打量眼前这个薛家的长房长孙。

.com

“寒山处境如何,想来薛道友理应有所了解吧。”

顾泯自顾自说道:“和天玄山之间,定然会有一战,那么

大一座仙山,底蕴如何,想来薛道友也很清楚吧?寒山胜算如何?难道薛道友没有想过?”

薛潜没说话。

其实不提天玄山还好,一旦提及,事情便没有那么简单了,那座仙山虽然不是当世第一,但也是当世一流,宗门里强者辈出,哪里是如今的寒山能够比拟的。

眼见薛潜犹豫,顾泯笑道:“要做生意,也没那么简单,现在寒山要的朋友是真心朋友,不是吃过几顿饭,喝过几次酒的酒肉朋友。”

薛潜问道:“敢问顾掌教,对于天玄山,当真没有半点把握?”

顾泯笑道:“如今没有。”

薛潜一顿,然后笑了起来,轻声道:“没想到顾掌教还如此自信。”

顾泯把玩着手中的空茶杯,笑眯眯道:“寒山如今虽然风雨飘摇,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登上寒山这条破船的,当然了,做人做事,也要有魄力,若是今日能够狠心,说不定真能赌出一个璀璨明天。不过如何选址啊,在薛道友身上,今日不过闲聊,但不管如何,我都要在这里告诉道友一件事,那就是清水城之事,现如今薛家也不要在明里暗里出手了,若是被我知晓了,说不定之前薛道友说的事情,也会发生。”

之前烂柯山一事,便是前车之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