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饭菜可真是太美味了,店面装潢也十分豪华精致。

若非是科恩少爷的面子,他们哪儿能有机会到那地方吃饭呢?

吃人嘴短……

掌柜的琢磨了一会儿,“应该不是回大夏吧?她同我们的关系都挺好的。别看她年纪小,其实很照顾人,也很仗义。所以大家都开玩笑喊她‘雯雯姐’。其实她最小,能叫大家这么喊她,说明她人缘儿好。她若是真要回大夏,再也不回来,肯定就明说了。”

科恩深吸了一口气,揪得紧紧的心,隐隐作痛。

掌柜的一番解释,叫他略微放松。

“多谢掌柜告知。”

“你知道她的家人吗?小姑娘挺神秘的,一直没说她家人是谁。若是她家人没走,那她肯定还回来呀!”掌柜的说。

科恩一拍脑门儿,他真是急糊涂了。

车行,教学生处都找了,怎么没去她家里看看!

科恩当下就往秦语府邸去。

秦语宅邸守卫很严谨。

毕竟是楚延年调教出来的人,如今他虽不在家,但白牧可一点儿都不会松懈。

科恩在外头转了两圈,就已经被秦语府上的人盯上了。

“叫她的家人误会了倒是不好……”科恩琢磨着,索性上去直接问。

他红着脸道:“不知雯雯姑娘在家吗?”

门口守卫的,是若羌奴隶。

主人家待他们很好,且楚延年擅长御人之术,恩威并重。

这些后来买的奴隶,都很忠心。

“你是谁?你找雯雯小姐干什么?”奴隶问道。

这流利字正腔圆的若羌话,叫科恩微微一愣。

“我是她的朋友,好几天没有见她了,不知道她情况怎么样,所以特来看看。”科恩说道。

若羌门房说:“你且等着,我去报给主子知晓……”

“那倒不用……不用打扰你家主子,你叫雯雯出来就行。”科恩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他莫名有点儿畏惧神医,且在确定雯雯心意之前,他不想叫神医知道他同雯雯来往密切。

哪知他这话一说,门房鄙夷地上下看他。

“你这人,真是无理,你打听我家小姐的事情,却不叫我家主子知道……看来你不是什么好人呐!快走快走!别叫我家主子看见你,小心打你!”

门房说话一点儿不客气。

科恩还在王都,还从没受过这样的待遇。

他愕然瞪大眼睛,“我不是好人?你……我是雯雯的朋友,前来关心她一下!”

“没礼貌,雯雯是小姑娘,你是大男人。你打听小姐的事儿,就得让我家主子知道!”门房皱眉瞪他一眼,骂了声,“浪荡子!”

门房砰的关上了门。

科恩气的面红耳赤。

他竟然被骂了?!多少小姑娘前仆后继地想嫁给他!街上多少给他送香囊,送花的小姑娘?

他对谁青眼过?

他这般主动打听一个女孩子……还真是头一回!

没想到,竟被骂了?!

科恩气得翻身上马,他正打马欲走……却忽然又高兴起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