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从雯雯跟着楚延年去战场开始,秦语宅邸里的气氛就有点儿不一样。

平日里,这俩人也都时常不再宅邸。

楚延年已经为武王做事有一段时间,雯雯不是在车行,就是在教学生,白日在家的时候很少。

但眼下,府上人都觉得心底空落落的。

“也不知雯雯怎么样了?她毕竟还太小啊……战场上真刀真枪的……”白芷忍不住嘟囔。

庄嬷嬷轻轻掐了她一下。

“嘶……”

庄嬷嬷朝她努努嘴。

白芷一看,王妃正出神呢。

“王妃?”白芷轻轻推她。

“你说雯雯,能适应吗?”秦语回过神来,立时问道。

白芷扯了扯嘴角,原来王妃也在担心雯雯啊?

“她肯定能适应,我们这么多师父教出来的徒弟呢!”白芷拍着胸口,安慰秦语,也算是安慰自己,“就不说我和白mushi父了,我们多是做暗卫侦察,但朝九可是常上战场,实战之人。王……车夫那就更不用说了。”

秦语嗯了一声,点点头,“说得有理……可她毕竟太小啊。”

“她年纪小,力气不小,本事也不小……”

白芷还在说什么,秦语却没听了。

因为小医也在给她分析,“就她干得那几件大事儿,哪一件比打仗容易?一开始无人防备,她进别人家里,绑了人扔衙门口也就罢了。后来,可是全城戒备,那大臣家里也必然不敢放松警惕,可你看,她不还是平平安安的?”

秦语嗯了一声,“你说得有理,我年幼的表妹尚且如此厉害,我这做姐姐,做阿娘的,就更应该振作了!”

秦语把她的计划告诉小医,让小医整理出来,她要跟尼撒谈合作。

为了叫府上的人也都精神抖擞的振作起来。

秦语给白芷派了任务。

又叫白牧接替楚延年教导小宝功夫。

她督促小宝写大字,还给小童做了新的绘本叫他好好看。

如此想念雯雯,以至神不守舍的,不止秦语一家人。

科恩已经找了雯雯好几天了。

他上次请吃饭,特意送雯雯和学生们回去,就是为了探知雯雯教学生的地方在哪里。

可这几日,他车行去了,雯雯教学生的地方也去了,哪里都没见着雯雯的身影。

一开始,他还安耐得住,但很快,他就心情浮躁起来。

“掌柜的,这几日都不见雯雯,她怎么不来了?家里有事?还是她哪里不舒服?”

人遇到自己在意之人的事儿,往往忍不住往坏处想,关心则乱。

科恩安耐不住,不由想着……她莫不是病了?还是遇上事儿了?

“雯雯啊,她前些日子来说,要出趟远门儿,学生的课程都没结束。原本五六天的课呢,只上了三天,就把学生们交代给这边的老伙计带了。”

掌柜的说着,往伙计们忙活那边看了一眼,“也还行,我起初还担心他们彼此都不能适应。没想到,磨合也挺快。”

科恩想听的可不是这些。

他对学生和老伙计之间的磨合,没有丝毫兴趣。

“出远门?去哪里?回大夏吗?”科恩不知道,这话一出口,他脸色都变了。

若是她回了大夏……那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,都是未知。

“那不知道,她没说啊。”掌柜的啧了一下嘴,想起来上次,科恩少爷请他们在酒楼里用饭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