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谢谢你这顿饭,那我不客气了。”魏紫淡淡一笑,坐下来施施然吃饭,没提别的,也未见有多欢喜。

其他人见此,纷纷拿筷吃饭。

楚太医低声问:“老大有什么喜事吗?”

钱太医扔了个“你是不是傻”的眼神过去:“整个帝都都传遍了,你不知道?”

楚太医憨憨地摇头:“这两日我忙着整理疫苗,连门都没怎么出。”

钱太医告诉他:“燕王府世子封王了,‘宸王’。”

楚太医眨了眨眼睛,然后呢?

“自己想!”钱太医这次真的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就楚太医这觉悟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宫里混的。

“哦,以后老大就是王妃了!”楚太医用实力证明他入太医院也是用了脑子的。

魏紫夹菜的手微微一滞,随后平静地将一筷菜放入了嘴里。

这下,连钱太医也感觉到她的冷静了。

“老大,这事不值得高兴,不值得庆贺?”他凑过去问。

“值得高兴,也值得庆贺呀。”魏紫笑了笑,云淡风轻道:“可是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啊?”钱太医不知这话怎么接。

“怎么没关系?夫妻一体,宸王的荣耀,也是您的荣耀。”楚太医耿直道。

魏紫放下筷子,微笑道:“我倒不这么认为。宸王要走的路,那是他的路;但那不是我的路,我的路,在太医院,也在未来的医学院。所以,他有他的荣耀,而我也会有我的荣耀。

“到那一天,我请你们喝酒。”

一屋子鸦雀无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