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啊,再过几日就该到了。”蒋婵点了点头:“虽然有些舍不得,但我也希望五姐姐早日和万峰团聚,有万峰宠着疼着,五姐姐就等着享福了。”

众人一块说了会儿话,便去看孩子了。

两个小家伙长得白白胖胖的,十分讨喜,看得众人爱不释手。

只是孩子还小,除了吃就是睡,根本不理人。

“珍珍,你们什么时候搬进宫?”蒋婵逗了会孩子后,转过头看着叶珍珍,笑着问道。

“咱们是不是应该改口,称一声太子妃了?”陈妍光笑道。

“你还是叫我五舅母吧,至于蒋婵?随意就好。”叶珍珍笑道。

“那你们什么时候进宫?”蒋婵看着叶珍珍,心中十分不舍。

等叶珍珍进了宫,她们见面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。

宫里宫外……那是有“鸿沟”的,难以逾越。

“钦天监的人看了吉日,大概下月初吧。”叶珍珍说着摇了摇头:“王爷之前和我说过了,我倒是记不住。”

三人说了大半天的话,等到太阳都快落山了,蒋婵和陈妍光才依依不舍的走了。

她们刚离开不久,齐宥回府了。

见自家王爷一脸疲惫的样子,叶珍珍心疼不已,连忙上前想替他捏一捏肩膀。

“你坐下,别累着了。”齐宥却顺势握住了叶珍珍的手,让她坐到了自己腿上。

“夫君忘了,今日可是我出双月子的日子,以后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你不能再管了。”叶珍珍笑道。

齐宥闻言微微一怔,随即笑道:“哪怕你出了月子,我也不想让你劳累。”

“好好好,我知道了,我不劳累。”叶珍珍说不过他,只好点了点头。

“珍珍,过几日我可能要启程去一趟赤蛟河。”齐宥伸手搂着叶珍珍,低声说道。

“去赤蛟河做什么?圣狼国打过来了?”叶珍珍心中一惊,连忙问道。

“我不是在赤风邪身边安插了两个死士吗?去年年底,齐玥从赤风邪的后宫揪出了两个探子,赤风邪直接把人给杀了,从那以后,我派去的人行事愈发的小心,已经两个多月没敢送消息回来了,前些日子她们逮着了机会,派人送了信回来,圣狼国的十艘大船已经建造好了,他们打算三月起航,攻打大康王朝。”齐宥低声说道。

“夫君不必担心,有小黑在呢。”叶珍珍连忙说道。

“我今日在宫里和父皇提起了此事,父皇的意思是,让我秘密去一趟赤蛟河,以防万一。”齐宥一脸凝重道。

虽然有小黑在,但他也不敢保证,此事万无一失。

父皇让他再带十万人马过去。

“夫君安心去吧,我会照顾好三个孩子。”叶珍珍低声说道。

“珍珍。”齐宥握着叶珍珍的手:“你可要与我一同前往?”

叶珍珍听了之后愣住了。

齐宥这是何意?

她去了并没有任何用处啊!

她不会行军打仗,也不会功夫。

莫非……是因为他舍不得离开她,所以才想着带她一块去?

叶珍珍也舍不得离开齐宥,但她不得不承认,现在在她心里,她最舍不得离开的是三个孩子。

齐宥去赤蛟河边,叶珍珍虽然会担心,但也知道身为太子的他,肯定是众人保护的对象,加之他武功极高、内力深厚,安全还是能够得到保障的。

三个孩子都还小呢,叶珍珍反而比较担心他们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