苗城主坐在一张藤椅上,面色有些苍白,猛咳了几声。

“城主,您没事吧?”

苗洪连忙上前,满脸都是担忧。

苗城主笑着摇了摇头:“放心,死不了!”

苗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最终一句话都没说,只是给苗城主倒了一杯热水。

苗城主喝了热水后,笑着说道:“现在舒服多了。”

苗洪终于忍不住了,开口说道:“城主,您将最后一酒葫芦的酒全都给杨先生了,您的身体怎么办?”

除了苗城主和苗洪外,没有人知道,苗城主现在的身体非常糟糕,而最后一酒葫芦的酒,对他而言,却是最好的良药。

可是,苗城主却将这最后一酒葫芦的酒,送给了杨辰。

苗城主笑着说道:“我喝了一辈子的酒,只给他留了这么一壶,说起来,还真有点对不起他,再说,这一壶酒,就算留给我,对我而言,也没有多大作用,勉强可以让我舒服一点,倒不如给他,让他修炼的更快一些。”

“放心好了,我还死不了!”

苗洪忽然有些悲伤,红着眼说道:“城主,到底怎样,才能治好您的病?苗洪就算是死,也要帮您找到能治好您病的神药。”

苗城主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这不是病,而是老了,你能阻止一个要老死的人吗?我活了这么久,早就活够了,除了那件事,也没有什么遗憾了。”

苗洪说道:“城主,那件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,您还在内疚吗?”

苗城主只是笑了笑,随即说道:“好了,你出去吧!我该休息了!”

苗洪这才点头,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