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新話題
打印

打牌輸的要被人輪姦

打牌輸的要被人輪姦

我長得並不是特別漂亮, 身材也不是特別好,唯一能讓我被輪姦的契機只有我比一般女生敢玩、敢說話、敢脫衣服。   
那一天墏墘塶塴,嵾嶍嶀嶈忘記是要慶祝誰的生日,大家一起到某人山上的別墅裡唱卡拉ok鄮鄭鄦鄫,嫜嫫嫦嫮我是不認識那個某人的,當天在那裡喝酒唱歌的七男三女中槃榣榥榷,撂摝摛敲我只認識兩個男的,一個女的摛敲敳斠,撦摻摞摿而我就是那個女的,另外那兩個女的,身材好,臉蛋漂亮,衣著暴露,都是超短迷你裙加小可愛,而且沒穿胸罩,可以看見乳頭若隱若現。

先別說那兩個看起來就是引人犯罪的女人,說說那七個男人吧!雖然我只認識兩個,但是看得出來,他們七個人似乎也不是彼此熟稔,好像就是朋友的朋友,聽過對方的名號,但就是不太熟,見面打招呼總是有些生疏。  我認識的兩人,一個叫阿凱,一個叫阿東,至於其他五個人,我就先不說了,等會兒會提到他們;總之我們十個人就在酒精的助興下玩開了,彼此互相調侃笑鬧,後來忘記是誰提議的,說要玩脫衣撲克,十個人分成三組,我依稀記得,我跟兩個男的一組,一個是阿東,一個我不認識,只知道綽號是慶仔,他們兩個分到跟我一組時,很明顯露出失望的表情,然後我們就三組分別帶開。

我們這組是帶到樓上房間去玩的,然後一組是在客廳,一組是在廚房;總之三 個女孩子全被分開了。  當然,我不是傻瓜,我明白這群人有什麼意圖,但是人已經被帶到山上,總不能叫我甩頭離開,半夜走路下山吧,唯一我能做的就是祈禱老天給我好運氣,千萬不要輸給他們兩人,保住我的貞操。第一局牌我贏了,漂亮的鐵支加同花順讓他們兩人啞口無言,乖乖脫下一件衣服(我們玩的脫衣撲克只有最贏的人不用脫,只要有人贏了,剩下的兩人自動算輸},但是接下來就沒那麼順利了,我又贏了兩局之後,慶仔先贏了一局,接下來是阿東贏兩局,慶仔跟阿東脫到只剩下一件內褲,我比他們多一件胸罩,他們兩人的眼神就在我脫下上衣之後開始變得充滿慾望。  

他們毫不避諱地看著我的胸部跟私處,我只能乾笑一聲,祈禱自己下一局牌一定要贏!就在我們準備開始第七局牌時,我聽到了樓下傳來的聲響,讓我的表情變得更尷尬。聲音分別是從大廳跟廚房傳出來的--大廳:「哦喔~不要~好痛喔!不要這樣子~啊~啊~啊~求求你們!!不要這樣子!」 

「小騷貨,嘴巴叫不要,淫水卻一直流是怎樣?不就是要我們幹翻你這浪穴嘛!」

廚房:「你這淫蕩的小母狗,今天晚上我們會肏翻你,讓你爽到不想回家!!」  

「啊啊~~啊~~不要~好舒服!不要~~喔喔~啊~~好爽!快幹我!別停!」 

阿東:「樓下這麼快就玩起來啦?」 

慶仔:「看來我們手腳該快一點了!」  

我:「哈...哈哈...」  

接下來我當然盡我所能的拖延時間,只是在耳邊一堆淫聲浪語,面前又有兩個男人搭起帳棚,我的牌技跟運氣再好,也抵不過逐漸恍神的意志,我開始打錯牌,明明有順子,卻又拆開,白白多了四張廢牌,人家打老K我卻出Q,把牌都給人知道了!

最慘的是,聽樓下那兩個女人的叫聲,我開始有感覺,下腹一陣陣緊縮,好像有些液體從裡頭開始流出來,流到內褲上,對面的兩人直盯著我看,還不時的竊竊私語: 阿東:「欸,你看她的內褲!」 慶仔:「我看到了,好像濕掉了!」 

我聽到他們兩人這樣說,立刻把雙腿夾得緊緊的,看著手中的牌還剩那麼多,他們 手上的牌越來越少,一想到我待會兒可能遭遇的情形,我就越發的冒冷汗,下面的淫水 也分泌得越來越多。第七局我跟慶仔輸了,慶仔很乾脆的把內褲脫下,露出他早就硬了的老二,而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將胸罩卸下,阿東看得眼睛都發直了,而慶仔則是吞了吞口水,開始在我與阿東的面前,用右手撫摸他的老二。我很想撇過頭去,但是我得洗牌跟發牌,於是我被迫看著慶仔在我面前打手槍,我還是第一次看男人打手槍,感覺很奇怪,特別是慶仔好像還故意發出很爽的聲音,要給我聽。我咬著嘴唇發牌,發到一半的時候,房間的門猛然被推開了,阿凱全身光溜溜的走進來,龜頭上濕撘撘的像是有精液在上頭。   阿凱驚奇的說:「不會吧!你們還沒開始喔!樓下都已經玩過一輪了咧!」  

阿東回答:「沒辦法啊,我們牌技沒那麼好!」

阿凱說:「好你個頭?你們那麼乖喔!一定要等到人剝光了才上嘛?我們玩不到幾局就衝上去把那些騷貨給幹了,你們還真的慢慢打牌喔!」  

話一說完,阿凱就衝過來抱住我,手拉著我的內褲往下拽,我手中的牌散了一地,雙腳用力的夾緊不讓他脫我的內褲。但阿東也衝了上來,抱住我的雙手,不讓我亂動,也讓阿凱能空出手來拉開我的腳,將內褲給脫下來。  

「阿凱阿東,不要這樣!」我說。 

我感到十分的恐懼,我沒看過這樣的阿凱,還有阿東,也沒有在三個男人面前裸體的經驗,那種感覺很奇怪,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,但是強姦已經開始了!阿東忍了很久,他將雙腿擠進我的雙腿間,又硬又燙的老二抵著我淫水氾濫的小穴,不停的來回摩擦,阿凱則是將我的內褲甩到一旁,接著開始舔我的身體。 

當時輝仔完全看傻了,他就在旁邊看著我給阿凱還有阿東抱著,一邊打著手槍。「喔~喔~阿凱,不要舔了,好癢!阿東,不要再磨了,好癢啊!」我叫著。  

「哪裡癢啊!小騷貨,是上面的嘴還是下面的嘴巴癢啊!」阿東用力的撞了我兩 下,我感覺有個圓圓的硬物,稍微擠進了我的小穴,然後又很快的退出。  

而阿凱則是完全不理我,一直舔我的身體,我只感覺有濕濕軟軟黏黏的東西,不停在我身上打轉,讓我雞皮疙瘩都跑出來,身體變得極度敏感。  

「喔,我忍不住了!阿凱,你走開,我要幹她了!我現在就要幹她了!」阿東叫道。阿東拉開我的雙腿,將發硬的老二朝我的小穴塞,好像有根熱燙的鐵棒,刺進我 的下體,將我的下半身分成兩半,我大聲的叫著不要,但好像只助長了他們的興致。 

阿東很興奮的說:「馬的!幹,好爽的雞掰!超緊的啦!妳叫啊!叫大聲一點,幹,妳叫得好賤喔!讓老子好想肏翻妳喔!」  

阿凱雖然退到一旁去,但是我看見了他的老二逐漸的硬起來,並且說:「阿東,你幹快一點,我想幹她!肏,聽這騷貨這樣叫超有強姦的感覺!」

「不要!救命啊!啊~啊~啊~啊~~不要!」我慘叫著:「不要!不要碰我! 不要再動了!好痛!啊啊啊啊啊啊啊~~」  

我感覺有根粗燙的鐵棒在我的下面進進出出,而且用力的撞擊著我,讓我全身酥軟,一點反抗的能力也沒有,我想推開阿東,但是卻沒有力氣,只能任他用他的老二 在我身體進進出出,用盡全力的幹我,嘴巴還不停講些很粗俗的話。  

「幹!怎麼會那麼爽啦!夾超緊的,妳是沒給男人幹過喔!放心啦!我們會幹到 讓妳爽到不能說話!肏妳的雞掰到合不起來,幹,妳也很爽對吧!看妳這母狗樣,很飢渴喔!放心,我們今天會餵飽妳的!讓妳裝滿滿的精液!」  

在他說這些話的時候,我已經洩了一次,渾身癱軟的倒在床上,任憑他壓在我身上,用他的老二肏著我,這時候我的意識很模糊,只感覺有股熱流衝進了我的身體, 然後又是一根粗熱的鐵棒塞進來,用力的肏弄我。我有種快要昏倒的感覺,但是又有一部分保持清醒,讓我聽見了那三個男人的對話。 

「幹!阿凱,老孫(他們這麼叫我)還是處女耶!我的雞巴上有血!」  

「操,便宜了你,居然幫老孫開了苞!樓下那兩個都是被人幹過的,沒想到讓你 肏了個原裝的,換我肏她的雞掰了!」 

「欸,你好了換我,我也要幹她!」這個聲音我不熟,看來是慶仔!

「好啊!大家一起幹!不用客氣!!」  

這三個男人你一言我一語的,說的都是要肏我幹我的話,我只能虛弱的叫:不要,住手,這類的話,但是我發現我越叫,他們越興奮,幹得越用力,而且還有人聽到 我的叫聲所以跑上來,想要幹我,聽他們說我今天才開苞,就像隻惡狼一樣撲上來,把老二往我嘴巴裡塞。最後我不知道高潮了幾次,昏過去又醒過來,不管昏著醒著,嘴裡跟小穴裡都插 著老二,不停的進出,也不知道究竟是誰在幹我。  

後來聽他們說,那天的兩個女生他們很早就放回去了,只有我,被留在那裡給他們輪姦,持續了將近十個小時,每個人至少都在我的嘴裡跟小穴各射過三次,我整個人就像是從精液裡撈出來的一樣,沾滿了白濁色的液體,更羞恥的是,他們還說,本來想早早放過我的,誰知道聽到我的哀嚎,加上我失去意識時會迎合他們,讓他們的老二軟不下來,只要有一個人在幹我,其他人也想要幹,所以就沒完沒了的!他們還說,那天的我像隻可愛的小母狗,任他們肏弄,翹高著屁股,張開嘴巴等著他們的雞巴進入,他們說,下一次要幫我洗腸,來個三通,讓我試試三個洞都被幹的感覺,一定會很爽!

但是我想...下一次我應該不會跟他們上山了!因為我正趴在電腦前打字,而阿東跟阿凱正輪流從後頭抱著我,一手抓著我的奶,一手扶著我的腰,用力的幹著我 ,在我打這篇文章的時間內,他們已經在我的小穴裡射了兩次。現在每一次幹進來,都有白色的精液被擠出小穴,但是他們還不放過我,他們說,等一會兒還會有人來,所以,我不能再打了。

TOP

aaaa

TOP

dddddddddddddddd

TOP

發新話題